Ich 柏萧.

Guten Morgen★德语修行中.
吃安利求评论.三国真爱.史实同人都吃.
基三入得不深.毒奶划划水.
开学了略正经x

【擎蜂】Campus 1

ooc预警.

特水预警.

学院向and拟人化.全员存活前提.

默认三人寝室,一架上下铺,一架上铺(下铺是储物柜and写字台.)


Bumblebee的睡相不好后来成了人尽皆知的事情。


在开学初分配宿舍的时候他被安排到上铺,结果第一个晚上就遇到了状况。在整理好床铺并拿出他的蜜蜂形状的小枕头后Bumblebee就按着学校时间表上的熄灯时间就寝了。在床上盯了会天花板就睡着了,不知道是对新环境的不适应还是年轻气盛体力过剩,在梦里的Bumblebee也不安分,在床上歪着翻了几个来回,在翻一个濒近床沿的身的时候——感谢他睡衣上的那两个小足够牢固的小翅膀勾到了挡板,Bumblebee...

CE/美鲨 与生俱来的天赋.

现代AU.小职员Charles/部门经理Erik.

斜线代表攻受.

角色ooc有.

 

  Charles在高中的时候选修了心理课,人生导师Emma Frost喜欢在课上读她的学生的心思,百发百中。让Charles觉得神奇的是Emma每次都能精准无误,他几乎可以肯定那绝不是街边魔术师猜扑克牌的小把戏。然而当他课后问起时,Emma只会用完美的微笑回应他。

  Charles原先一直觉得这大概是类似于冷读术之类的技巧,直到后来他逐渐发觉自己的能力。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他从来没有希望过自己成为不同于常人的变种人,但他也并没有为此感到沮丧,他知道这是他的...

有关于谋杀故事的小逻辑.

  谋杀故事的开场就像其他故事一样,无非另外一个故事的延续。

  谋杀故事是与这些已经确定下来的人和物体保持神秘与未知。谋杀故事不交代被描述物体之间真正的关系。就是在这些物体相互可能出现的关系中产生了谋杀故事。它产生于句子的捉迷藏游戏中。谋杀故事从一开就单独地描述每一个物体。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采用的描述视角是一个不了解物体之间相互关联的人。当各种关联被揭开时,他总是晚到一步。描述的视角来自一个陌生人。

  他既不是未来的谋杀犯,也不是被害人。


节选自PETER HANKE的《推销员》中

新脑洞x初三了没时间写渣段子短篇了先马着脑洞来日.来日写.

最近在读关于普罗旺斯的一切有意向写个锤基短篇混盾冬x
现代AU.
法国Provence的Thor x 来自英国Stafford的Loki.
来自美国Broolyn的 Steven x 来自俄罗斯Leningrad的Bucky.
没有任何原著向的意思(并不是.
人物OOC似乎很难避免x
暂时也make一下初期小事件.
1.你来自Marty(马蒂里)?
2.我买了点Givassier(吉巴西耶甜饼)! 你买的是Pompe à huile(油泵饼)吧.
3.我在古董店里找到了L花纹的毯子!
4.Marches(市集)的时间到了.
5.万能的大蒜蛋黄酱...

当时一眼相中!好看w特别特别好看w

【权逊】街区

[救命我真的难产了......意思意思凑合出一个开头.极其诡异的文艺风混搭乡村风.]

[角色略有OOC偏差.现代架空.]


孙权自诩是一个诗人,他自认同泰戈尔在同一水准,自我感觉甚至略高出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每个黄昏和清晨他都要站到露台上去深情地朗诵他引以为豪的诗句:

 “莲花在太阳的视野里开放,失去了它的全部。而在冬日永恒的迷雾中,它不会再有花苞。”

 出自泰戈尔的园丁集第二十七首。住在孙权楼下的陆逊毫不犹豫地想起了楼上诗人正激情高昂念着的语句出处。

 陆逊是个画家,生得俊俏清秀,为人又谦逊和善。陆逊偶尔会去楼下那家什么都卖的店里挂两...

【权然】 Together No.2

 孙权毫无征兆地捏扁了手里的饮料罐,转身奋力地将罐子扔了出去,朱然只是斜看了眼却什么也没说。

 那个可怜的铝制小罐头在小巷子里哀鸣着,从略有光线的巷口一直颤颤巍巍跑到了巷尾。

 朱然背靠着墙站在巷口,光把他的半边脸蹭上薄薄的暖黄。右小指贴在墙面上磨蹭着,指腹碾在粗糙的墙上略微发出些沙沙的声音。

 “这么看你还真挺像出来拉客的。”一直站在暗处背对着朱然的孙权才慢慢转过身去看人那半张潜在阴影中的脸,轻佻的语气全然不像是往日里调笑的口吻。

 “别因为分手了就这么开玩笑。”朱然挑了挑眉,很显然并没有为此而生气。

 正常嘛,分手这种事...

【权然】 Together No1

【权然】                       Together


  孙权和朱然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大抵是小学初还是幼儿园末。

  他记得初次见面那天朱然哭得很厉害。像个噪音发射中心一样向外传送着令人不安的讯息。

  没多久,孙权身边的几个人也跟着呜哇哇地哭了起来。就孙权一个人傻愣愣地背着包...

【权逊.策瑜】 open No.1

【权逊】          Open

 [私设有,现代paro.轻微权然.严重OOC.字少]

    灰白色的天湿漉漉地笼在草地上,陆逊的眼里也被吹进了一点水汽,激得他的躯干止不住地颤抖。

    陆康下葬的日子。

    陆逊极为顺从地捧着黑白相框,素白色的丝绸从相框顶垂到陆逊手上,被风吹得起伏不定,一下一下地抽打在他手上。陆逊垂下眼看着被压在玻璃下的照片,俯视的角度...

© Ich 柏萧. | Powered by LOFTER